一个透明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小布莱克和所有的格雷斯小镇的居民一样,有着最纯粹的海蓝色眼睛。不同的是,他有一个愿望,就是能见到龙。
无论是在天上飞的长条还是四足站立张开双翼的大家伙,他都想看。
大人们说,龙住在冰冷的水里,能呼风唤雨。
他的小伙伴说,龙住在高高的山顶,会带来电闪雷鸣。

父母望着他的充满期待的大眼睛笑着,明天你就会忘记。
他撇撇嘴,嚷着要听更多关于龙的故事。
有时他看着窗外的云,是龙。有乌云满天,也是龙。一扇小小的窗户挡不住他的向往,他决定去找龙。

于是,在悬崖边上,在森林尽头的湖水边,都能看到他的小小身影。他一遍又一遍大喊着,龙———快出来———我想见你———
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他在两地来回跑动,大声叫喊,对龙的向往让他不知疲倦。

每一天都是充满希望的一天,但他绝没有空手而归。隔壁的粉色头发的太太会给他香甜的面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总是先闯进他的眼里,随他洒下一地光辉。女孩的朱唇吻过露珠越发红润,她眯起眼,注视自己的小弟弟。

每到正午,他会在粼粼波光中啃食大男孩子们给他的鱼。香气弥漫有如水面雾气蒸腾。他摘掉树上的野果拒绝母亲送到的午饭。
石块铺出的小路斩断嫩草,带着午后的所有慵懒打着呵欠问候常到的小客人。

奔跑一路不想停歇,余晖染红天际的时候他会带着下一天的期待回家。

古老森林传来的神秘呼唤牵动他的心,他预感,他的龙在某个地方等他。

从出门开始就异常的安静,森林不再像往日一样喧嚣。他在层层叠叠的树林间发现了缓慢前行的巨蟒。他有点头晕。他觉得那个不是蛇,绝对不是。它爬过的地方留下一片枯木。

布莱克觉得自己可能是太热了才会跟着那个刺眼的大东西走过去。
树林投下斑驳光影,就这样前进吧。
他追上了那个东西,四周的路都很陌生。他摸上去,是不属于自己的温暖。整齐的鳞片将柔软的肉层层叠叠包裹,即使这样也掩饰不住时光流逝造成的斑驳痕迹。他缓缓上摸,摸到了毛绒绒的青色龙鬓。他悄悄扯下来几根塞进口袋里。

阳光照得他头晕,头顶的树木又像是开了一个口子,天空洒下点点星光落入他的眼里。他眯起眼睛抬头,他看到了逆光的威严。可惜看不太清。巨大的森绿色龙麟反射出的是一道道小彩虹。他的鼻息犹如湖面的雾气,他的双眼有如万顷碧空。

他的头还是很晕。

绿色鳞片包裹住的背部或多或少有些伤痕,巨大的双翼展开之后是残破的夹在骨架中的肉翅。远古的神秘印记在他的花白腹部,像是在诉说什么,亿万年前的故事。
那是龙。布莱克一直想要见到的龙。
他藏在一个无人问津的小道,寻着孩子对他的呼唤和念想而来。他的呼吸平缓,老去的鳞片脱落在孩子的手里。

布莱克还来不及分辨这是不是光影假象就晕倒在树林的包裹中。他在自己的小床上醒来,眼睛和酸胀的小腿。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后来听大人们说起,它们是在森林深处发现了中暑的他。
有些时候滴答的时钟也会骗人。
他急忙翻找口袋,龙鬓还在。桌上闪光的是完整的青色龙麟。是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将它们夹进自己最喜爱的相册,时不时拿出来看看。

他还是会去森林找龙,只是少了那份念想。
泛黄的相册和他的梦境是唯一的回忆。它们伴随他度过整个童年。

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龙。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