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透明

主权宣誓

#大标题都是骗人的

#灵感来自我和老大的小窗

#没啥设定前提无脑甜文

#没有没尾大写ooc



-------------------------------



大概今天的一切都很奇怪。就比如雷狮把自己挂在帕洛斯脖子上把他往地面拉。帕洛斯当然也不会拒绝还倒下去将他压在身下。

随后他们便以这样的姿势抱在一起。

实际上是帕洛斯单方面抱住雷狮,还如撒娇一般将头埋于他的颈窝发出闷哼。后者只是很无奈地揉搓他脑后地发丝。

布料摩挲是身上人有了动作。他用双手支撑柱自己的身体,眼角还是带着笑意。他突然把脸凑近,对着雷狮的鼻尖毫不犹豫就是一口。

容不得雷狮思考任何疼痛就足以让他保持绝对清醒。轻啧一声用力钳住他的肩膀使劲往后推,即使这样的努力也是徒劳。不过他错了,这次帕洛斯难得理解了他的意思松开他----当然如果忽略他离开时的撕咬的话。

雷狮当然心疼自己的鼻子。后者则是意犹未尽砸咂嘴。

“你是狗吗帕洛斯!”

这是他们俩今天的第一句话,听上去也不是那么友善。

帕洛斯当然不会屈服。在他脱口而出一个“是”之后没有任何话。骗子的小脑袋瓜似乎也有那么一点迟钝了。他不说话也不行,说也不行。

即使只有短短几秒的时间思考他也觉得很头疼。

直起身来跨坐在雷狮身上,好看的花瞳半眯。他不想竭力去讨好雷狮。

于是他说:“对,我是狗。”他眯起眼睛不再去看雷狮的脸,他知道他这样说有什么后果。这仿佛是在挑衅。而他的语气也正如此,“但从来不是你的。”

雷狮扯住他的衣领将他拉到自己眼前,呼吸交融。他第一次为这个骗子的话感到如此愤怒,也是第一次想要把他全部占有。

他眉头紧蹙还是扬起嘴角但他看上去并不那么高兴。

“不是我的,是谁的?”

“佩利的?”

他心里越来越烦躁,即使希望为负值他也愿意帕洛斯是佩利的狗。

但是这根本就不可能帕洛斯真要走佩利也不会留。

他根本不想说下一个答案,因为他听上去一点也不好听。并不怎么让人舒服。

“还是别人的狗?”

帕洛斯不予理会只是笑。

他用指腹按压雷狮的眉心,沿着鼻梁向下滑过他的脸。

他本想继续下去手腕却被雷狮扣住拉到一个安全的距离----其实也不算安全,那只手在雷狮耳边。只要帕洛斯想,随时都能挣脱束缚掐断他的脖子。

但是他没有,他只是笑。

“听着。”最后他的嘴角也不愿意上扬,耷拉下来又被帕洛斯制造到阴影挡住。

他看上去很不好,眼里没多少情绪。只是话语里参杂上几分别样的意味。

“就算你真的会走,也是我雷狮一个人的叛徒。”

雄狮在对他的猎物宣示主权。

“噗嗤----”骗子再也忍不住低头笑起来,他用手捂住眼睛也不难看出眼角泛出的泪花。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类似于呜咽的声音。肩膀不住地颤抖,温热液体也嘀嗒乱掉。

他抹一把脸,擦掉泪水滑过的痕迹。

有一瞬间他真的希望自己是因为觉得好笑才哭,雷狮也是如此。

他们不知道保持同一个姿势有多久,也不知道低声的啜泣持续了多久。这件事情在以后也从未被提起。

唯有那日身体各处的酥麻胀痛不会被忘。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