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透明

还是佩帕小甜饼

#一个随笔
#交往前提
#现代同居


压抑的天气让人的心情也很压抑。偶尔有风夹着一点勉强能叫做雨的东西落下来。
虽说是春季,稀稀拉拉几朵迎春花倒和漫山的油菜花形成鲜明对比。在转角处看到裸露泥土上的油菜花,佩利觉得更烦了。他现在很想冲过去踩烂它们。撒开步子,手里的东西也随之到了地上。帕洛斯听到动静回头就发现佩利好像要做什么不得了的事,他微微皱眉,随后给佩利一个友善的大白眼。做到一半的奔跑动作被帕洛斯一个白眼压回去,佩利像个委屈的小孩一样,即使他的动作看上去更像是生气。帕洛斯叹口气,要不是手里还有张购物清单他绝对会一巴掌排在佩利脑袋上。

安分点,蠢狗。

佩利从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提起掉在地上的东西继续前进。手里的东西对佩利来说没有任何重量可言,可今天,沉甸甸的天气让他手里的东西也变得很沉。而回家的路还有很长。
鲜有的,佩利想要躺下,一动不动。大个子环顾四周,除了花花草草就是人。哦,还有走在前面的帕洛斯。
帕洛斯低头很认真地看着手里的清单,最近回温但也没有太暖和,帕洛斯前几天把围巾取了。随手扎的低马尾也无精打采地垂在一侧,白皙的脖颈就这样暴露在佩利面前。

一股奇怪的冲动涌向大脑。佩利想要咬住帕洛斯的脖子。在路人惊愕的神情中,帕洛斯会转过身,也许他的脸还会慢慢变红,然后气急败坏地骂他几句加速离开。这种可爱的模样和在家里完全不一样。
人儿在自己身上运动时,脖颈上的红痕和从深处发出的喘息。帕洛斯小小的一只,佩利的拇指划过他的喉结总会出现一段显眼的红痕,等到第二天,帕洛斯摸着自己的喉结警告佩利不能有下次。当然他没听过就是了。
不管是在上面留下压痕,小草莓,还是粗暴地咬上几口,佩利只想在他的脖子最显眼的地方留下自己的印记告诉所有人这个小骗子是他佩利的。

直到帕洛斯打开门锁佩利都没有付出行动,一路上的幻想所带来的冲动不止涌向大脑。幸好佩利穿的是比较宽松的裤子。
他随意地把东西丢在地上从背后把帕洛斯抱住。他终于能对着自己幻想了一路的脖颈又亲又舔,也终于能紧紧压住帕洛斯的腰,火热抵上他某个不可言喻的地方。

回应他疯狂举动的是一声嗤笑。

———————————————
最近都没有粮...。腿肉超难吃啊。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