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透明

佩帕小甜饼

#一个随笔
#交往前提
#现代同居


从晚上开始帕洛斯就有点不舒服。睡到半夜突然醒了头有点晕,还很热。他抬脚踹了一下身旁的佩利,脚底贴上对方温热的身体之后帕洛斯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发烧了。被踹了佩利也立刻醒过来,迷迷糊糊的往帕洛斯那边靠抱着他问怎么了。

帕洛斯也没有力气推开他骂他蠢,他让佩利去给他倒杯水。他的声音软绵绵的,就算动了嘴也好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佩利起身掀开被子的一瞬间,大股的冷风拍上帕洛斯滚烫的皮肤,他还来不及感受冰冷就被佩利捂得严严实实。
佩利动作倒也快,他摁灯光电钮的声音重复几次后,帕洛斯头顶的床头灯亮起来了。他把一只手拿出来挡住眯起的眼睛,他以为自己很快,实际上在佩利看来他是很费力地才掀开被子。
佩利把水杯放在床头,自己靠着床边坐下,他把帕洛斯托起来靠在自己身上。大半夜出去一趟身上也被冷风吹凉了,帕洛斯就使劲往凉的地方靠。他一直眯着眼睛,双手没有什么力气全考佩利捏着,他就这样往佩利身上靠,嘴里——准确说是喉咙里——含糊不清的在说着什么。这样子还真像一只小猫。

佩利在床头柜上摸索到那杯带着温度的水,吹了几下后靠着帕洛斯干燥的嘴唇给他喂下去。可能他不知道自己为了帕洛斯不被烫到手抖的有多厉害。

口腔里苦涩的味道总算被一点清水冲走,感觉干了很久的嘴唇也重新变得湿润。水温有点烫。滚烫的热水滑过干燥的喉咙留下觉痛才能让人更加清晰地感觉到它的存在。
看着帕洛斯紧闭的眼睁开一点,喉结滚动的频率加快,一杯水也快要见底。
还剩大概四分之一的时候佩利拿走了杯子,再去给他加了一点水,还掺进去一包感冒药。这次的味道是甜的,帕洛斯很快喝完这一杯砸砸嘴角缩进被子里盖好。等佩利洗完杯子收拾好一切帕洛斯也差不多快要睡着了。轻手轻脚上床,轻手轻脚擦去帕洛斯额头上的汗珠,关掉灯以后又轻轻躺下把帕洛斯揽进自己怀里在他嘴角留下一吻。

评论(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