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透明

病(番外)

#首先关注我的天使们给我挨个亲口
#篇幅巨大注意
#作者胡乱分析自己文章
#感谢坚持到这里的小天使们
------------------------

佩利进门的时候随意的将他的大衣摔倒没人的病床上,一身的风霜随他的动作掉落满地。
护士小姐正在为帕洛斯换上新的点滴,她回头不满地瞪着那个大个子,见他轻手轻脚走过来才继续手上的动作。

“都说了,要安静。”
“你怎么就不听。”

护士小姐叹口气摇着头离开病房,从佩利身边经过的时候他乖乖让路。

“帕洛斯——”

佩利故意用那种很轻的声音脱产了尾音叫他,他来到帕洛斯的病床前,他把饭盒拿出来,打开的时候看了一眼全身缠满绷带的帕洛斯还是差点笑出来。帕洛斯当然是回敬给他一个白眼。
对于躺了快大半年而又喜欢油炸食品的帕洛斯来说这几天开荤了简直比什么都幸福。虽说佩利不会煮太多但是已经足够了。就算外面温度很低,塑料饭盒里还是有着意想不到的温暖。看着帕洛斯吃完一口又一口佩利也十分兴奋,不管帕洛斯露出怎样的表情他都坚信帕洛斯很喜欢的他的东西。
所以每当这时候帕洛斯都会想到一句奇怪的话:想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不过有这蠢狗已经不错了。
他拍了一下佩利的大脑袋吃掉最后一口饭。阳光也刚好从窗口落下。

----------------------
到这里病是真的完了,好了准备好听我瞎bb吧。
其实我最初的契机只是想围绕“雷狮有病”来写,被害妄想。其实我想突出的就是,雷狮害怕有人杀他,他还能幻想出别人是如何来害他的,所以这种情况下想要伤害别人也是轻而易举的进而演化出轻微的精分。
其实文章虽然看起来很麻烦其实都是我在瞎bb,只要能猜到雷总是生病那个就没问题里。
那么这里背景就显得特别重要(pi。
雷狮,老套的公司老总设定,佩利帕洛斯是他的员工。卡米尔是学生。
(然后这里不得不说一句,佩帕谈恋爱绝对不是因为我想看佩佩宠帕帕。
帕洛斯总想着跳槽大家都知道,佩利当然什么都得更着帕洛斯。雷狮压力肯定特别大。

好了接下来我要瞎jb分析我的文了大家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再问问。番外可以当作一个用来解题的玩意儿。
首先文章里没有明确的时间天气和吃饭这些生活上的小事,说明时间跨度很大。
先来大的方面,我们何不把它看做是雷狮在向谁述说这个故事,所以才会疑点重重,逻辑混乱。
先说一。
帕洛斯就算有烟瘾也不会抽那么多烟,而且还是晚上。雷狮一向压力很大所以这比较符合他。
那么那么大的压力,莫过于帕洛斯跳槽之后带走公司的机密和各种重要的东西还会带走佩利这个人,这可能会搞得他破产。当然这只是他一直担忧的,担心久了他就觉得帕洛斯会那样做。但是帕洛斯安于现状并没有什么不满。
再说卡米尔。校服那种东西不是应该每天都穿吗,再说他一个高三学生而且还是典型的乖宝宝当然会以学习为主主动选择住校。
雷狮当然放心不下卡米尔,他曾经也是道上的人,佩利帕洛斯也跟过他,学校又是一个个小小的社会,而他又担心卡米尔的安危,而帕洛斯又很危险,所以他当然会自然而然地认为帕洛斯会对卡米尔下手。

所以他便幻想了一里面的故事作为帕洛斯想要伤害卡米尔的动机。

然后是二。
帕洛斯手臂上的伤痕是雷狮划的。
都说了曾经是道上的,所以不免有人找麻烦。佩利当然是护着帕洛斯和他们打。作为安慰,帕洛斯常常会靠在佩利身上轻轻同他讲话,而这一点,也为帕洛斯在医院的表现做了铺垫。至于那样的医院,大概除了精神病院是不存在的吧。
再来说说刀伤。
一把小刀从天而降也不可能会将你的手臂划开大口子,所以这是雷狮对帕洛斯做的。当然了帕洛斯也很懵啊谁知道他会突然用水果刀砍人啊。

好了三。
这里没有太多要说的,大概就是雷狮把帕洛斯推下楼梯,刚好被佩利发现,就把毫无防备还在懵逼状态的佩利也推下去。佩利当然没事但是帕洛斯有事,而且他手臂上的伤也还没有好。所以帕洛斯进医院了。

等这一切结束后(我们就当作)雷狮从精分状态回过神来,为自己做的一切找借口所以编出这些故事。

好分析完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bb什么,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感谢喜欢我的文章的您。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