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透明

病(三)

最后帕洛斯还是离开了,连带佩利一起。是意外。而雷狮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其实治疗还没有完成帕洛斯就被带回去了,回去之后情况更糟。
他被锁在佩利的房间里,为了安全起见窗户也上了锁。而每次佩利去看他的时候,他都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双手环绕的膝盖将脸紧紧包裹。而本该绑在他手腕的带血绷带被撕成碎片。每次给他还上新的又是一个极其艰苦的过程。
他现在谁都怕,连佩利也怕。可能因为佩利把他关在房间里让他承受所有的黑暗恐惧。

直到某一天帕洛斯突然主动同佩利说话。那以后帕洛斯每天都会问同一个问题,精神状态好像也有好转。至少他不会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

“佩利,能带我上楼顶吗?”

他今天也问了同样的问题,眼里也是和以前一样的渴求。佩利觉得应该没问题,反正他们也住在顶楼。

打开天台的小门正对的便是栏杆,地面是崎岖的小石子。
栏杆翻过去就是深渊,没有任何遮拦物掉下去绝对是死。而栏杆又不太高。
所以帕洛斯来到栏杆边到他趴在栏杆上往下看时候佩利的心一直悬着。帕洛斯只怕了一小会就要求离开,佩利当然顺着他的意看他起来了就往回走,走了几步没听见脚步声,佩利疑惑回头的时候帕洛斯的手刚好松开栏杆。就算佩利一步跨过去想要抓住他也已经不行了,而佩利人也很高,也跟着摔下去。

说实话摔死的样是在是很难看。雷狮是在楼梯口见到的他们的尸体,不过那已经是被人团团围住的时候了。他在想,自己是该庆幸今天下班早,还是没到卡米尔的放学时间。

----------------------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这个玩意儿到现在就已经完结了。文中有很多逻辑不合理的地方也是特意安排。还有一个番外我会尽快赶出来,到时候会公布一切。(当然公布了还是有很多不合逻辑的地方...。
最后一点提示,病的不是帕洛斯。坠楼是在晚上。卡米尔最后没有出现。可以当作一个故事。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