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透明

病(二)

现在让我们把注意转回佩利这边。

帕洛斯紧紧抱着他的手臂眼睛不知道看向何处。佩利能做的仅有紧紧回抱住他轻轻拍他的背。

木门吱呀响的时候能闻到一股饭菜的香气,佩利才发觉自己的肚子已经饿了。当然了,已经中午了。
是雷狮,和他的弟弟。

“午安。雷狮老大。”

雷狮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把双份的盒饭放在柜子上,卡米尔摘了帽子站在旁边。这个小家伙整天戴个帽子也不嫌热。
通常这样之后他们就会离开。但是今天没有。帕洛斯抬起头看了一眼他们就把脸埋进佩利胸膛,攥紧佩利衣服的手也松开了。

没有人说一句话。

卡米尔坐在靠窗的椅子前对着窗外发呆,雷狮在阳台上抽烟,至于佩利当然是一直搂着帕洛斯。
除了佩利谁都不会知道他胸口衣服上被热乎乎的液体弄湿。


等帕洛斯再次抬起头已是午后。他的眼里还蒙着一层水雾。他向四周看了一眼,佩利已经睡着了,卡米尔还是在窗台不过像是趴着睡着了。去往小阳台的那扇小门也紧闭着。

他缓缓起身伸手去够佩利别在腰间的钥匙。佩利听到一点响动就醒了,不过帕洛斯随便两句话就能把他哄睡着。所以他顺利地拿到了那串钥匙。

接下来的事谁也没有意料到。

木头小凳撞上金属的床头发出难听怪音,不仅如此,迅速蔓延开来的血腥味似乎传到很远。
卡米尔猛地回头,雷狮也掐掉没抽完的半根烟撞开门进来。他们看见佩利抱着帕洛斯往门外撞,还有他吼的几句让开。

帕洛斯要的是钥匙上挂着的小刀。他本来想用那把刀划破手腕就行,说不定等别人发觉他已经离开很久了。
但是他错了,他用刀划破手腕的时候佩利发现怀里人没了到处找,他一慌就把钥匙扔出去然后倒佩利怀里。但是钥匙掉下地板肯定会响,他肯定犹豫了好一阵要不要接。
但是佩利肯定是要好好搂着他,他去抓没有抓到小刀就顺着他的手臂划开大口子,钥匙掉地上没发出声音。刚好掉在凳子旁边。帕洛斯伸长了手臂也够不到,还把手臂上的口子扯大了一不小心凳子倒了撞上柜子。

这种事情的发生怨不得谁,雷狮跟出去,就留下卡米尔打扫地上的烟头和血迹。
他捡起小刀看了两眼,还是用自来水冲了几下。然后雷狮回来,叫来了医生。

“大哥...?”

“没事...我们待会就回去。”
-------
一点想写给自己的话。大家不用看了。


其实上面那段有很多不合逻辑的地方,这就是我写作的目的所在。其实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人的性格没有得到太多的体现,那个人才是真正的病人。
虽说一开始想些悬疑风的但还是心有余力,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完结。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