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透明

病(一)

#ooc贯穿全文
#现代pa
#各种各样的私设有
#年操有
#逻辑混乱到我也说不清



——————————————
#这里先简单说明一下,卡米尔是高三学生,其余三人皆以成年,佩帕交往设定,其余大部分参照原著。

——————————————

劣质木门发出响声后佩利腾地从椅子上站起,可能是过激的动作让他有那么一些头晕。同样晕头转向的还有一出门就被他抓住肩膀的可怜医生。

“病人情绪很稳定。”

对于佩利的失礼他也不做多余的追究,丢下这句话如愿得到自由。佩利冲进病房的时候撞到了那位医生,他在门廊上撞那么一下险些撞到脑袋。他阴沉着脸理平衣服的褶皱。快速离开这里嘴里也不忘吐出不满。

“神经病。”


大大咧咧的狂犬进到病房也开始安静。
他轻轻关上房门----即使这样也阻止不了它发出诡异的声音。
和普通的病房不同,这里只有一张床。通往阳台的小门上挂着一把钥匙,唯一的窗户外也装有护栏。这里只有一张病床,没有各种仪器,没有点滴,也没有消毒水的味道。
佩利轻轻关上门后又用最轻的步子踏到帕洛斯床边,后者并未因为他的动作而把视线从窗户边移开。

纯白的被子被主人的手抓出条状抓痕,佩利拉过椅子坐下挺直了脊背。

“佩利。”

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负面感情,或者说因为某些奇怪的原因听上去很沙哑。它依旧富有磁性。

“我在!”

佩利忙不迭地回答并站起来。他的头差点撞上天花板。

“过来一点。”

帕洛斯总算愿意把目光收回来。他看着佩利也不再是以前那样笑着,他的目光空洞又不显得呆滞,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佩利。
佩利走到床边靠着床头坐下,毫不犹豫揽过帕洛斯的肩将他带进自己怀里。

狂犬在这个曾经的骗子身上用尽了温柔。

他尽力去安抚他,下巴靠上他的发旋在他耳边轻声说着我在。在无数个夜里他要顶着寒风保持同样的姿势一动不动,怀里人儿抓紧他的衣服之后将他叫醒又用大量的时间安抚他入睡。
本来佩利,就是一个拖都拖不醒的人,却能在帕洛斯小小地叫一声他的名字之后立刻醒过来。

说实话,佩利不喜欢这样。他很讨厌这样的帕洛斯。
不是嫌他麻烦,而是他空洞的双眼和敏感的神经。


帕洛斯是在被仇人追杀后变成这样的。那时他的脑袋好像在哪里撞到过,之后就特别敏感。除了佩利谁都不敢接触----当然还有雷狮。

但是这不是帕洛斯脑袋的问题,也不是生理上的。所以佩利才会在雷狮的帮助下把帕洛斯送到这家心理医院。
至于帕洛斯受到怎样的刺激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没人知道了。

至于为什么是“雷狮”的帮助,这又是另一个问题。
而这还要牵扯到雷狮还在读书的弟弟卡米尔。

他们是合租的房子,自然也就认识了。
雷狮是为了照顾卡米尔,佩利和帕洛斯的关系也很微妙。好在屋子够大还是楼中楼的构造。阳台在二楼。

卡米尔上完自习回家已经超过十一点了,孩子的心思也总是比较细腻。所以他会疑惑为什么帕洛斯会大半夜的在阳台上抽烟还没有收拾地上的烟头。

他看向卡米尔的时候眼里是前所未有的疲惫,他看见卡米尔后迅速掐掉烟。但他的笑容怎么也和以前不一样。

“我来收一下我的校服。明天要用。”

最后还是卡米尔先开口。他还没有靠近帕洛斯就已经能闻到烟草的味道。帕洛斯也离开了,离开的时候他好像说了一句话,也许是对自己身上的味道,又也许是因为地上的烂摊子。
他说,抱歉。

卡米尔当然也没想那么多,拿着勉强干掉的校服回屋睡觉。第二天雷狮也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来准备卡米尔的早餐----对于他学校附近的东西雷狮可不怎么满意。

当然了毕竟雷狮是个有身份的大名人,下厨这种事情是没时间刻意研究的。不过至少他得保证自己的宝贝弟弟吃上有营养的东西。
卡米尔不需要叫自己就能起床。他比往常早起几分钟跑上楼去,阳台已经被打扫干净。
他下楼之后毫不犹豫去问了雷狮,雷狮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他的房间也在一楼,不知道这件事。
在卡米尔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的时候,他想起来帕洛斯离开以后并没有响起关门声。这有两个可能,要么他进了他的房间,要么就他下楼去了。
最后下楼这个答案被卡米尔排除了。
而最后的结论就是,帕洛斯在遇到卡米尔之后进了自己房间但是没有关上门,等卡米尔离开了又回去继续抽烟在他睡熟以后将阳台清扫干净。

卡米尔出门前雷狮将他拦住问了一点问题。

评论(8)

热度(36)